当前位置: 主页 > 艺术展览 >

      1929年关于西方现代艺术的一场战争(2)

      针对来自徐志摩的批评和讽刺,徐悲鸿仍然独执偏见,又在《美展》第九期和增刊上发表同一题目的文章《惑之不解》予以反驳。他认为徐志摩之所以竭力为塞尚辩护是“激于侠情的义愤”,因为塞尚“奋励一生⋯⋯含垢忍辱,实能博得人深厚之同情”。他提出自己的写实主张是“细心体会造物,精密观察之,不必先有什么主义,横亘胸中,使为目障”。他认为:“艺Art Plastignt之元素,为form,色次之”,“形既不存,何云乎艺?”

      1929年关于西方现代艺术的一场战争

      《美展特刊·今部》封面

      自由解放的艺术思潮

      这场争论的产生,有着纷繁复杂的社会文化背景,这一时期内勃然兴起的洋画运动、自由解放的艺术思潮、盛极一时的全国美展等等不一而足的因素,都使得这场争论的产生在所难免。

      在这一时期内,美术学校林立,画会蜂起,西画创作队伍日益壮大。随着出洋游艺的先驱们的陆续归国,西方各艺术流派旋即在中国流行开来。画家们各行其是,进行了种种尝试和探索,西画作品的题材内容和表现手法丰富多样。西画家们,或是受师承关系的影响或是出于个人的倾慕,逐渐形成两大主要阵营:一是写实派,这派画家严肃认真,力求忠实地模写自然,如物体轮廓的比例、色调的明暗、人体肌肉的解剖等,丝毫都不肯苟且;另外一派则是现代派,这一派所受西方现代艺术的影响较大,艺术主张不完全一致,他们的画风有的接近印象派,有的接近后印象派,更有一些艺术青年,以火一样的热情,幻想着新奇,以野兽主义为标榜,模仿马蒂斯、凡·东根、德朗的画风。可惜他们缺乏严格的训练,狂热和激情还会不时地淹没他们的鉴别力,仅仅停留在表面的抄袭上。时人对西画界出现的这种现代艺术倾向,感慨道:“青年思想之复杂,无有过于今日之我国者,正如流水冲激,万马横奔,操持于其中者,不能执于一定准则”,“画家之思情与感情萦绕时新之创作精神,不受以前之一切羁绊,乃焕然而各放其异彩。”

      这一时期的上海是中国洋画运动的发端地、中国西画发展的中心,所以原本打算在杭州举办的第一次全国美展最终决定在上海举行。在动荡不安的社会里,上海的确是一个吸引人的地区。上海是来去海外的大码头,更是中国的出版业中心,上海的外国租界也可以为有独立思想的人物提供避难所。继上海美专之后,上海先后出现的美术学校(或系科)、西画家团体有:艺术专科师范学校、神州女学的美术专科、上海大学美术科、东主画会、天马会、晨光美术会等。在同一时期的北京,有国立北京艺术专门学校,杭州有国立艺术院,南京有国立中央大学艺术系,洋画运动也在上述地区有不同程度的发展。

      举办展览是这些西画家团体和美术学校的重要艺术活动。个人和团体的画展已属司空见惯。1929年的教育部第一次全国美展更是盛况空前,不仅有书画,也有雕刻建筑及工艺美术,不仅有当代美术,也有古代的及外国的作品参展。其中,引起观众广泛关注的西画作品也是风貌各异,虽然写实的风景、人像作品所占比例较大,也不乏追随西方现代派画风的作品。当时有一署名颂尧的作者在《妇女》杂志上发表了《西洋画派系统与美展西画评述》一文,把这次美展中的西画作品作了以下归类:(1)倾向写实主义(2)倾向式样主义(3)近浪漫画派(4)近印象派(5)近后期印象派(6)近未来派。这种归类虽不尽正确,但是藉此可见这次美展西画作品的概观。

      对这一时期的美术界状况,姜丹书作了这样的总结:“一般艺术思潮,当然以现代的环境为背景,故多解放的、自由的、无忌惮的。一般作风也当然在思潮的笼罩之下,多为自我表现的、崭新的、甚而至于怪异的。”

      1929年关于西方现代艺术的一场战争

      第一届全国美展会场照片(1929年4月·上海)

      艺术家的态度和评论家的口气

      在这场争论中,三位艺术家各执主见,言辞激昂。由于他们各人的经历、所处的环境、艺术观点等方面有种种差异,在对待西方现代艺术的问题上,自然是话不投机。

    相关内容
    More.. 美术资讯
    More.. 艺术展览
    • 友情链接/网站合作咨询: